陳益刊

[ 如果從廣義的嬰幼兒養育費用來看,65.1%的家長反映在2000~6000(含6000)元。 ]

為了鼓勵生育,政府計劃推出一項新的個人所得稅(下稱“個稅”)優惠政策。

在近期公開的《中共中央 國務院關于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的決定》(下稱《決定》)中,一大核心內容是降低生育、養育、教育成本。其中一項關鍵舉措是,結合下一步修改個人所得稅法,研究推動將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費用納入個人所得稅專項附加扣除。

這意味著個稅第七項嬰幼兒照護費用專項附加扣除將問世,符合條件的父母將可以少交一筆個稅。第一財經記者采訪多位財稅專家,以更好地理解這項政策可能的走向和要點。

要點一:照護費用定義十分關鍵

2019年實施的新預算法,考慮到收入相同的個人,家庭支出負擔輕重不一。因此出于公平考慮,當年推出了子女教育、養老、住房、大病醫療等6項個稅專項附加扣除,符合條件的個人可以少交一筆可觀的個稅,減輕個人負擔。

這一次,為了降低養育成本,中央提出研究推出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費用個稅專項附加扣除,這也將是中國第七項個稅專項附加扣除。

上述政策范圍其實很清楚,即針對的是0~3歲嬰幼兒家庭,但值得注意的是這項費用扣除定為“照護費用”,如何定義這項費用范圍十分關鍵,因為它將涉及具體扣除標準的設定。

中國政法大學財稅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告訴第一財經,從狹義字面上理解,照護費用是指嬰幼兒照料護理的人工費用。廣義上則可以理解為包括照護、吃喝住用等整個嬰幼兒養育費用?!拔艺J為照護費用是廣義上的養育費用概念?!?/span>

“我理解嬰幼兒照護費用應該是指照看孩子人工成本等費用,應該不包括孩子養育費用?!敝袊斦W會副秘書長馮俏彬說。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財稅政策與應用研究所所長李旭紅認為,嬰幼兒照護費用專項扣除的目的是降低養育成本,可能包括3歲以下嬰幼兒的各種照護、養育支出,有利于降低育齡青年的個稅負擔,激勵生育積極性,推動“三孩政策”落地生根,釋放人口紅利。

要點二:采取定額扣除,額度需要綜合考慮

個稅專項附加扣除有兩種方式,一種是國家設定一個統一的定額扣除標準,適用于所有人,比如現行的子女教育、養老等5項都是采取定額扣除。另一種是限額內的根據個人實際支出費用來據實扣除,比如大病醫療就是在8萬元以內采取據實扣除。

那么嬰幼兒照護費用扣除會采取哪種扣除方式?所有接受采訪的財稅專家都認為會采取定額扣除。

中國社會科學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楊志勇對第一財經稱,嬰幼兒照護費用應該會采取定額標準來扣除。

馮俏彬認為,目前個稅專項附加扣除標準基本都是按照定額扣除來設計,嬰幼兒照護費用扣除標準也會如此,不會采取據實扣除。

李旭紅表示,嬰幼兒照護費用的扣除可能會考慮參照定額扣除的方式,一方面定額扣除方式簡便快捷,便于征管,在新政落地之初有助于降低風險;另一方面3歲以下嬰幼兒大多還是家庭照料,花銷龐多且復雜,全部據實計算扣除的難度和成本都很高,費用難以量化。

對父母來說,嬰幼兒定額扣除標準越高,自己享受的優惠越多。但政策設計者則需要統籌考慮照護費用支出情況、財政可承受能力、個稅公平性等因素。

目前嬰幼兒家庭照護費用標準不一,但普遍來說負擔較重。

去年11月,浙江省統計局發布了《浙江省3歲以下嬰幼兒照護服務發展情況調研報告》(下稱《報告》),調研的超過八成以上托育機構收費在2000元以內。如果從廣義的嬰幼兒養育費用來看,65.1%的家長反映在2000~6000(含6000)元。

李旭紅表示,在嬰幼兒個稅專項附加扣除額度設定方面,考慮我國的現實情況是中低收入育齡群體占比較高,因此應該更多考慮降低中低收入家庭的稅收負擔。另外,由于托管機構的地區收費差異,隨著政策設計的不斷完善,可以考慮根據區域經濟條件設定差異化的扣除標準。

施正文預計,嬰幼兒照護費用扣除標準設計,不僅要考慮到客觀費用支出情況,還要考慮財政可承受能力。這項制度一開始推行的話,額度不會設得太高,可能在每人1000元/月左右,不會超過2000元。但未來可以根據生活水平變化,適度提高這項扣除標準。

從現行的5項個稅扣除標準來看,贍養老人定額扣除標準最高,為2000元/月。子女教育扣除標準為1000元/月。

嬰幼兒照護費用扣除標準是否會考慮到不同城市支出差異,設定不同標準也值得關注。

馮俏彬認為,嬰幼兒照護費用扣除標準考慮不同區域差異,設定不同標準,還比較難操作。但是可能對不同城市規模設定不同扣除標準。

施正文表示,由于不同城市照護嬰幼兒成本不一樣,因此設定不同扣除標準更加合理。不過從稅收公平性和基本公共服務均等化考慮,不同城市的嬰幼兒照護費用扣除標準應該不能有太大差異,這也有利于防止逃漏稅。

楊志勇認為,嬰幼兒照護費用專項附加扣除政策設計,應該在照護方面厘清政府和家庭責任后再來設計。個稅優惠政策只是助力,政府盡可能幫助減輕納稅人負擔,但不可能代替家庭養育孩子。

要點三:政策出臺需要修改個稅法,最快納稅人今年可享受優惠

施正文表示,按照稅收法定原則,需要修改個稅法,增加一項嬰幼兒照護費用專項附加扣除。然后國務院會制定具體扣除條件標準等。估計個稅法修訂會在近一兩年提上日程。

在近期國新辦舉行的優化生育政策促進人口長期均衡發展新聞發布會上,國家衛生健康委副主任于學軍表示,相關部門還會根據《決定》的總體要求,出臺一系列的實施措施。相關配套支持措施,目前已經作了初步分工,相關部門正在制定相關方案和實施措施,后續會陸續推出,確保優化生育政策能夠取得積極的效果。

馮俏彬預計,嬰幼兒個稅專項附加扣除政策的出臺時間應該不會太遲,可能在下半年,或者說在明年的個稅匯算清繳時,符合條件的納稅人就可以享受。

當然,真正能享受嬰幼兒專項附加扣除的納稅人,除了有0~3歲的子女,還得收入達到一定水平。李旭紅表示,一方面,對于收入沒有達到起征點(5000元/月)的群體來說,無需繳納個稅,沒有個稅負擔,因此并不涉及扣除的問題。另一方面,可以在政策設計中從家庭角度出發,父母雙方可以由一方扣除,也可由雙方分別按扣除標準的50%扣除,從而擴大政策受益范圍。

當然,個稅優惠政策有它的局限性,在鼓勵生育一攬子政策方面,其他財政支出可以彌補這一短板。

李旭紅建議,除了鼓勵生育個稅優惠政策外,其他稅種也可以考慮給予支持。比如從增值稅角度,考慮對嬰幼兒食品和其他嬰幼兒產品等適用較低的增值稅稅率,從而刺激相關產品的價格下調,減少家庭對嬰幼兒的照護費用。還可以考慮對于普惠性的托育機構建設給予企業所得稅、房產稅等的優惠政策支持等,從而完善嬰幼兒照護服務機構市場。

施正文建議,未來可以考慮將嬰幼兒照護費用扣除升級為未成年子女養育費用扣除,畢竟3歲以上孩子父母養育成本也比較高。對18歲以下未成年子女給予個稅專項附加扣除,體現了政府更大的支持力度。


  • 評論列表 (0)

留言評論

国语对白东北粗口熟女